OHPAI_the_Macbeth

Avada Kedavra

好了你死啦w

......不等等!开玩笑的!

这里麦克白!

一时兴起弄的HP paro的小原创鸽了好长一段时间——【怕是填不上了
设定还算是几个孩子所以留着文章就只好鸽在那里了=x=

喜欢猫、摄影和原创,喜欢唱见赤ティン
cp乱炖型

兴趣很广是个兴趣白痴,欢迎私信交朋友啥的
=w=

背景作者为pixiv|Re°

Obliviate

一个突发奇想的小短篇,原创人物设定

带一点魔法/Hp paro 不影响观看

灵感源自【瑞金】Alting 飘大大写的hp paro真的是太好了!!【大哭】

侵删!怒表白太太一发!

初投稿文笔不好,连最后科普都写的乱七八糟的,请见谅qwq



接下来是正文w




明明是因为噩梦而惊醒,却依旧如此平静的睁开了双眼。自己的手心看上去是如此模糊,胡乱的抹了一把脸上的一片湿润。耳机里还是放着最低音量的轻音乐,窗外的烟火依旧迸发着喧嚣。环视着周围昏暗的房间望了眼闹钟,暗自想着艾司唑仑还是有那么一点用处的,至少让自己睡了有四个小时了,虽然还是没做什么好梦。在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之后放弃了开灯的念头,摸索着绕过了床头柜和一地狼藉,怔怔地站在洗手池前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自己憔悴又狼狈,深深地眼圈嵌在眼眶的下方,和乱糟糟的泪痕糊成一片——这些无疑是刚才的噩梦留下的结果。

『……眼袋好重啊,真是浪费了这么漂亮的蓝眼睛了。时间还早再去睡一会儿吧。』

镜子里这个顶着蓬乱白发的、有着灰蓝色眼睛的人,是自己没错,但脸上那明显流露出的担心的表情,绝对不是现在面无表情的自己。

是的,这张脸毫无疑问就是自己的,但这绝对不是“自己”。

“……是啊,也不知道是谁的错。”

『……抱歉。』镜子里的“自己”很内疚似的皱起了眉头

“无意义的举动,跟自己道歉什么的。”

『……说的是呢。』

良久的沉默,似乎都在思考些什么。

『你知道怎么做的对吧?』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他”,当然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是多么希望“他”能够继续沉默下去。

“……真过分。”

『彼此彼此~』“他”苦笑着,微微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自己一般的动作,『来吧。』

右手下意识攥紧了不知何时拿在手中的漆黑的魔杖——这种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黑色木头制成的杖身嵌着金色的纹路,拿着很是合手。“......好。”除了这个,我觉得自己什么都说不出。

轻出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利落的举起魔杖指着面前镜子里的“自己”,就算是这个时候“他”还是在淡淡的笑着。


然后我听见自己说,


“Obliviate!”


都说走马灯是在死前出现的,那么为什么,现在的我会想起那么多事呢?



在那之后,我应该是站在镜子前呆了很久。镜子里的自己被泪水糊在一起,然而我却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哭的。

我说不上来我在做什么,直觉告诉我,我应该是在等谁吧?可为什么要在镜子前?

因为我唯一记得的东西,只有一句清晰到不能再清晰的话语,越过了耳膜直接进入大脑的一句话......究竟是在什么时候听到的呢,是......谁说的呢?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要拥抱你啊。』


——Fin——


——以下是设定和解析(?——


Obliviate 一忘皆空【遗忘咒】

艾司唑仑 一般用来治疗失眠症,控制焦虑紧张的,类似于镇静剂一类的药物。

角色就是原创人设,设定得了一年的癔症,镜子里的自己,其实都是幻像(?,对话也是脑内的幻听,因此最后才会有直接进入大脑的声音。

在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下了遗忘咒其实就是对自己施了遗忘咒,让自己的记忆回归到了一年前还没有另一个自己的时候。

之后的泪水就是在决定下遗忘咒之前哭的。【这不重要

关于走马灯,会在死前出现,就算那是另一个自己那也是自己,这也就意味着另一个自己死了。

最后那句话,是另一个自己在下咒之前说的,就算听见了也来不及了。

加个小细节,漆黑的魔杖其实是另一个自己挑的送给自己的,偷偷订购了的,对于一直没有魔杖的自己来说是个很称手的礼物,然而自己只是以为是寄错了或者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买的,感觉很不错就没有退回去了,所以自己一直不知道这个是另一个自己送的。好...好绕口...


至于为什么会得癔症什么的,之后试着把人设丢上来~


评论
热度(2)
©OHPAI_the_Macbeth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