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HPAI_the_Macbeth

Avada Kedavra

好了你死啦w

......不等等!开玩笑的!

这里麦克白!

一时兴起弄的HP paro的小原创鸽了好长一段时间——【怕是填不上了
设定还算是几个孩子所以留着文章就只好鸽在那里了=x=

喜欢猫、摄影和原创,喜欢唱见赤ティン
cp乱炖型

兴趣很广是个兴趣白痴,欢迎私信交朋友啥的
=w=

背景作者为pixiv|Re°

Quietus

给各位的521贺文的脑洞产物!

Hp/魔法 paro

大家当个小故事来看就行w

顺带维科 @沙肆 521生日快乐【比哈特x



甜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小甜饼



接下来是正文→






这是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那是在麦克白毕业之前,还是三年级生的时候发生的事。

十二月中旬,大部分人都已经结束了这个学期的最后一项测试,五年级生以下的学生们不需要准备巫师等级考试,已经开始早早的收拾起了行李准备在假期回家与家人度过圣诞节。

由于麦克白的家乡离这里还是很远的,离开家人独自来到霍格沃兹这里学习的她回一趟家还是很麻烦的,最后还是决定在学院度过这次的假期。不过正好,她的特别老师维科也是决定待在学院过圣诞节,顺带就能做麦克白的监护人,虽然说这么长时间以来维科一直是作为她的监护人的存在,因此也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了。

实际上维科那边没有过圣诞节的习俗,原本就打算在学校里混混这几天就这么过去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问题,只不过对方好像不这么认为......


从前几天开始就感觉到麦克白在隐瞒着什么了,一向喜欢在维科身边叽叽喳喳的她突然间就安静下来倒是让人有些不知所措,看不见那个一直在旁边转悠的小脑袋心里倒是感觉有点空空的。也不知为何这脑袋的主人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多多少少的都是在躲着自己,学校说大不大,能够让这俩人晃悠的地方也就那么点,但一天下来能够碰到的机会居然就那么一两次,不管怎么说都有些不合理了。

『虽然说我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但在这件事上还是有那么一点好奇心的,不管怎么说还是我唯一的徒弟嘛......恩。』


这么想着的维科在某天傍晚才第一次碰见麦克白,打过招呼后麦克白慌张的笑着拢了拢身上的披风又把斗篷扯得更下面一些以至于能把脸遮住,就这么匆忙地拐进走廊的另一头。


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啊。


等到对面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彻底消失后,维科从他那件黑色大衣里拿出那根纯白的魔杖,在心里叹了口气,刚刚的微笑着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哈啊…我还是不想被自己的学生称为跟踪狂的…』随后举起魔杖轻声说道:


"Disillusionment。"


随着这一声咒语,维科便隐于整个空间,正打算跟上去时自己的脚步声就回荡在了这空旷安静的走廊中。

『啊……这要是被发现了也不太好吧……』

心里暗自吐槽着『跟踪真麻烦』又再次举起魔杖念着:


"…Quietus。"




『呃...这个家伙跑得有点远啊...』维科在早已没影了的走廊里来回走动着希望能找到还没离去的那个身影,倒不能说是跟丢了,毕竟就那么几个地方能去,全部找一遍总归能找到。

在绕完了大半个学院后终于在一间亮着灯的烹饪教室里找到了她,『烹饪教室......她是打算自己做点东西过圣诞吗......』该说不愧是做了麦克白将近两年的老师了吗,维科很快就将她如此小心翼翼的用意猜的差不多了。

足以容纳30多人的烹饪教室,现在(看上去)只站了麦克白一人却不显的那么空旷,可能是因为她面前摆的那一堆器具吧。维科探头进去看了下,只见麦克白一个人在捣鼓着什么,但看上去明显就不是在做火鸡什么的,把一个不锈钢碗里的东西倒进另一个圆形容器里。

『.....!这个是!』维科看到了这个熟悉的步骤,能想到的也就是那个了,毕竟这个动作,是自己教给她的。


『...芝士蛋糕。』


如同他想的那样,麦克白的确是在做芝士蛋糕,一切的起源只是因为在一个月前补课时维科的随口一句吃不到喜欢的芝士蛋糕所透露出的抱怨。麦克白就这么一直记到了现在。

『为了...自己吗?噗...真是个无可救药透露出的的家伙啊......』维科有点无语的自嘲着,慢慢走近了那个看上去有点小的身影,跟184的维科相比,162的她的确显得有些矮小,不过正好能够让维科的手支在她的头顶,顺手摸一把,这一点倒是总会让他心情大好。


"呼——真是为难一个从来没做过甜点的人啊,虽然是我自愿的..."终于将面胚放进烤箱的麦克白瘫坐在椅子上长舒了一口气,丝毫没有注意到维科就在距离自己一米远的地方。本来就是个懒得不行的人这么一折腾自然有点体力跟不上,还要四处躲着维科倒真的是让她感觉累到了。在思考着什么的她开始放空,稍长的睫毛微颤,嘴里也在嘀咕着什么,不擅长妆容的她此时看上去却像个面容精致的玩偶,让他有点着迷了。

维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着了什么魔,鬼使神差的就这么从一米远的距离慢慢往她的方向凑上去。这时他到底是该有多庆幸自己用了Quietus......


『嗯...接下来是奶油,还有装饰...唔他会喜欢装饰吗......!』还在兀自嘀咕着什么的麦克白因为嘴唇被堵住了而无法出声。

只是那一瞬间,但已经足以让自己察觉到某个人的存在......


『已经...走了吧......』在完全感知不到某个家伙的气息后终于松了口气捂着脸蹲在料理台的边上,『......哈—————!这家伙真的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当然,偷亲完就捂着脸冲出去的维科是没有看见这一幕了......


只是谁也没发现脸上那么飞霞般的红晕,不论是对方的,还是自己的。同时也在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心间已经有什么东西开始无声无息的在发芽。





"......所以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啊?!!"这个是在麦克白无意间提起这件事时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慌神色的维科,复杂的表情并不比当年飞奔出烹饪教室的羞红表情要差。

"哈?你是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这个是有点无语的看着这位还未反应出现状的前见习教师并且摆出死鱼眼的麦克白,相当淡定的把最后一口芝士蛋糕塞到了嘴里。

"诶?我、我都用了Quietus了啊!"

"关键是!你都碰到我了我还没注意到吗~"

"唔...呃啊......//////// "

"噗,好啦好啦~"麦克白笑着看着旁边因为害羞而把自己脸捂住的维科,『连耳朵都红了,好可爱......』而后微微踮起脚尖来弥补了一下身高的差距。

旁边的人大概是注意到了这一举动放下来捂着脸的左手看着她,却不想领带被一把扯了过去,"哇啊?!"迎面对上的就是她的那双透彻的灰蓝的双眸。

还在被那双眼睛吸引住的时候,她便已经凑了上来,蜻蜓点水般飞过了维科的薄唇。"那么这个就是回礼咯,维科~"她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生日快乐,我亲爱的老师。"

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震惊到的维科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啊啊,自己可真是被这个小家伙吃得死死的...』随后又揽住刚想要松开领带离开的麦克白的腰肢。

"诶?!等等......!"

"作为生日礼物的话,这点怎么够呢?"

维科狡黠的笑着,轻轻吻住了她的唇,

『嗯...还是我最喜欢的那个味道,甜甜软软的,蛋糕味的。』




在久远过去的某日种下的种子,现在已经花开满园。





——Fin——


——以下是设定(废话和解析(?——


Quietus 无声无息(无声咒)


Disillusionment 幻身咒(隐身咒)


这次出现了两个咒语,但主角依旧是无声无息,隐身咒可以的话下次还会写的!

当时是误解了咒语的用法,写了一半才发现"原来这个咒语!不带隐身的啊!"后来就干脆用上了隐身咒【蠢死得了= =


这次的灵感源于某4的【就像自己静悄悄的心意一样,随着魔法的闪动变得无声无息。】这句话,在脑内我觉得这就是维科在学生时代对麦克白的感情。

在我的印象中,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和交往模式都是很纯情的,尽管他俩父母是这种人啊......咳咳指指自己又指指对面的傻4

但这两个人真的不黄暴...嗯!【暂时没有开车的打算】最多只是小打小闹,毕竟我不像某人我很疼我家孩子的!


接下来将讲剧情吧【没人会听的x

其实就是很简单很朴素的故事,哪里都会有的小甜饼,双方都是在无意间察觉到了自己对对方的感情,维科应该就是在这个时候了,个人觉得麦克白应该会更————早一些!

个人很喜欢讲这些很日常很朴素都用烂了的那些梗,所以觉得无趣也是没有办法的qwq

但不过还是希望各位能够喜欢这个小甜饼!


下一篇该是虐的了……请各位做好准备【虽然我还没决定写什么x


最后祝各位521快乐呀!【比哈特!】

我爱你们哦!!

评论
热度(5)
  1. 沙肆OHPAI_the_Macbeth 转载了此文字
    我谢谢你这么对我家儿子啊= = 还有啊你那傻4是什么鬼!请尽早开车b
©OHPAI_the_Macbeth | Powered by LOFTER